阚凯力语录:

各自为政,封杀还是鼓励?

  现在电信的成本、尤其传输上的成本非常低廉。我在《3G与电信业的未来》中写到过,早在1996年横跨大西洋的海底光缆,每话路分钟的传输成本不到百分之一美分,也就是不到人民币的1厘。在这样的成本上,那就竞争吧。Skype等网络电话实现了这样的低价格,用户当然欢迎。

  信产部积极推动电信改革,搞网络电话试点,但是却搞了一个南电信、北网通在各自地盘试点,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在自己的地盘上怎么可能有丝毫推广网络电话的积极性,自己砸自己饭碗。请问,这种做法是封杀试点还是鼓励试点?

  信产部实际上是知道VoIP是挡不住的,但是如果立即宣布开放,一下就把那些大型运营商冲垮了。

著名学者阚凯力

VoIP不安全?鸡蛋里挑骨头!

  说VoIP的安全问题,前一段到目前为止,在媒体上公开骂WAPI目前就我一个,因为你靠网络传输保障网络安全本身就是白痴,尤其无线网络靠它保证什么安全,这根本不可能奏效的。唯一有效的办法是依靠用户端终端加密。印象非常深刻的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整个用的就是公网,当时中美还没有光缆,用的卫星,卫星地面站就放在首都机场,而且整个送给中国邮电部了,知道你们肯定要录音,窃听,欧一个终端加密盒子,一直到今天尼克松访华期间的东西还剖不开来,唯一有效办法就是终端加密。所以说网络电话不安全是胡说。

  对VoIP还有一种攻击,因为网络电话是IP分组,都是数据包,所以没有办法窃听,所以威胁了国家安全,这是布什在美国遇到的问题,现在中国也搬过来了。实际上任何通信手段都有这个问题,打普通电话PSTN也可以加密,这国是个人安全与国家安全的矛盾,永远是一对相克的,互相对立的问题,任何通信手段都有这个问题,这和网络电话没有关系。

  关于紧急呼叫定位问题,以前说以前用PSTN固定电话在什么位置,即使事主打911的时候不报告我的位置,马上可以从电话位置也可以定位,说这在网络电话没有,甚至于说,以前出了一个案子,哪一个小孩打网络电话报警,结果警察找不到出事地点,结果人死了,这完全是一种苛求。想当年,从80年代到90年代手机不也没有办法定位,但是因为手机移动通信是由电信运营商运营的所以这不是问题,不能定位就不定位,手机定位是最近几年出来的,而且还不是很普及、很准确的。所以这些都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属于无理取闹性质。

封杀VoIP=自杀

  运营商封得住么?根本不可能。 首先、技术手段上就封不住。 第二、封杀VoIP不断遭到舆论的巨大谴责。 第三、现在实际上VoIP已经星火燎原了,在上海、在北京、在全国各地,到处都是网吧、话吧。 这也是电信体制造成的。比如网通在北方各地的分公司为了完成任务,就在其它地方发展代理商到本地落地,这些VoIP经营者后面都有运营商背景。何况北方还有电信,南方还有网通,他们没有自己的市话网络,就是靠这个发展。

  政府迫于市场的压力,网络电话的合法化是迟早的事,快的话三年解禁,慢则五年。

  对于网络电话,有人说过,“电信运营商唯一的选择就是选择自杀还是他杀,反正是同一个结果,就是死掉”,“目前网络电话在全世界的发展,包括在我国都在迅速的发展,我相信在不太遥远的将来,等网络电话已经成为既成势又成主流的情况下,信息产业部必然也会接受这个现实,开始可能说对网络电话不鼓励也不禁止,然后就正式予以开放”。

运营商自杀,VoIP使消费者受益

     运营商老说网络电话是谋杀运营商,我说不对,运营商纯属自杀行为,怎么自杀的?一方面网络技术在飞速进步、革命性的进步,但同时坚持以前纵向整合的产业结构,导致带宽过剩再过剩。技术进步已经使带宽过剩了,再加上重复建设,供给者必然灭亡。所以在今天电信技术条件下运营商死定了,这是经济学基本规律,所以这和VoIP一点关系没有。但是就像毛主席讲过,任何反对派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从组织行为学来讲,任何组织,任何机构甚至任何企业,都像生物一样,第一要求生,第二在求生的基础上还希望繁殖、繁衍,也就是国资委老说的做大做强。

     现在VoIP这么发展起来的话,很多朋友认为差不多五年到十年。而且现在运营商把宽带上网当作一个主要的增长点,那不是自掘坟墓么?以后用户直接都用Skype了。
    
     运营商将VoIP这样一些技术手段和形式纳入他们的运行体制、经营模式中,这更本就不可能。为什么?社会上不管你是什么技术,要求的是物美价廉。运营商你自己做,要什么价格?有人比你便宜,消费者就用别人的。 现在电信的成本、尤其传输上的成本非常低廉。我在《3G与电信业的未来》中写到过,早在1996年横跨大西洋的海底光缆,每话路分钟的传输成本不到百分之一美分,也就是不到人民币的1厘。在这样的成本上,那就竞争吧。Skype等网络电话实现了这样的低价格,用户当然欢迎。如果运营商自己也这样做,消费者当然也欢迎。但是,运营商的收入是靠话音业务维持的。如果也像网络电话那样,你的收入向谁去要?你靠什么去维持几十万人的企业?IP和英特网的本质是“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没有给运营商留下位置,生产力不会受到束缚。因此,将来运营商转型最好的出路就是把物理网和业务脱离,变成带宽提供商和接入提供商。

  随着IP技术日益成为电信的主流技术,现在的纵向整合为特点的运营商的运行模式必然会崩溃,其中的突破口就是话音业务。目前,话音业务的收入占目前所有运营商的80—90%,但是在IP网络电话推广以后,这一部分收入将会迅速消失。所以,运营商也必须进行转型。

     19世纪的英国工业最发达,但是他们的汽车业却发展不好,就是因为英国政府为了保护马车业,限制甚至禁止汽车上路。VoIP对于传统通信运营商,就相当于汽车业对于马车业,希望中国不要犯英国当年的错误,尽管初生的汽车还有很多缺点,但是面临着全新的生产力、生产技术,马车该给汽车让路的时候就应让路。企业消亡了,企业中的员工依旧可以在新的生产关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VoIP的经营模式与现有运营商的经营体制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它代表了发轫于互联网的自由、开放的经营模式,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已经深入人心,因此这一发展过程是不可逆转的。而运营商的经营方式根本无法接受VoIP,他们对待VoIP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接受它,但利润大幅下降,无法维持巨型企业的存在;另一种是拒绝它,因而被消费者所放弃。无论哪种选择,运营商都将消亡。

  网络电话更普及地发展起来,尤其是在WiFi、WiMax的无线领域上发展起来,也有利于进一步打破我们电信行业现在竞争不足的一个局面,可以进一步地使消费者受益,进一步地解放生产力。

关于电信业的未来

  我觉得现在全世界的电信行业有两个大的潮流。一个潮流就是网络电话VoIP。第二个就是日益推广以至被称为无线城市,叫无线宽带覆盖。这两个是捆绑在一起的大的历史潮流。

(注:根据发言摘录,未经本人确认)

有机会一定踏上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