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不想分类

node v0.8+ compiling

To build:

Prerequisites (Unix only):

* Python 2.6 or 2.7
* GNU Make 3.81 or newer
* libexecinfo (FreeBSD and OpenBSD only)

如果不想升级系统make版本,可以在其他目录安装一个,再alias过去。

常用错误:
out/Release/linker.lock: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解决方法:
export FLOCK
export LINK=g++

setproctitle

setproctitle是个很有用的技巧,它的原理是修改进程的argv[0]来达到修改进程命令行显示的效果。
命令行参数argv和环境变量信息environ是在一块连续的内存中表示的,并且environ紧跟在argv后面。
由于修改前后的命令行长度不一样,为了保证argv和environ的连续性,需要新申请一块内存来存放新的argv,environ,就达到了随意修改进程名字的目的。

ClearSilver 64位机器上编译,test_crc错误的问题

环境:clearsilver-0.10.5,64 bit, SuSE
Running cs regression tests
Failed Regression Test: test_crc.cs
See test_crc.cs.out and test_crc.cs.err
make: *** [test] Error 1

test_crc.cs.err
4c4
< -2128917020 --- > 2166050276

test_crc.cs.out
Parsing test_crc.cs
419156592
1357503972
2166050276

test_crc.cs.gold

Parsing test_crc.cs
419156592
1357503972
-2128917020

解决方法:
直接编辑 cs/Makefile,删除 test_crc 相关内容,重新编译。

常用iptables语句

允许本机ping别人
-A OUTPUT -p icmp –icmp-type echo-request -j ACCEPT
-A INPUT -i eth0 -p icmp –icmp-type echo-reply -j ACCEPT

允许别人ping本机
-A INPUT -i eth0 -p icmp –icmp-type echo-request -j ACCEPT
-A OUTPUT -p icmp –icmp-type echo-reply -j ACCEPT

开放SSH
-A INPUT -s 192.168.1.0/255.255.255.0 -p tcp -m tcp –dport 36000 -j ACCEPT
-A OUTPUT -d 192.168.1.0/255.255.255.0 -p tcp -m tcp –sport 36000 -j ACCEPT

允许本机进行域名解析
-A OUTPUT -p udp -m udp –dport 53 -j ACCEPT
-A INPUT -p udp -m udp –sport 53 -j ACCEPT

如果这是一台DNS服务器
-A INPUT -p udp -m udp –dport 53 -j ACCEPT
-A OUTPUT -p udp -m udp –sport 53 -j ACCEPT

注,上面只是参数部分,完整的命令应该说是
iptables -A OUTPUT -p udp -m udp –sport 53 -j ACCEPT
以此类推。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

23号,造成两百多人死伤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过去还不到38小时,在原因还没有查清的情况下,铁道部将破损车体碾碎,掩埋,引发民众和媒体的质疑。同时,出事路段已经恢复通车。

7月24日 23:15,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在温州水心饭店为“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举行新闻发布会。有记者问:“在你们宣布没生命体征、开始拆解车厢时,为什么又发现一个活着的女孩?”铁道部发言人称:“这只是一个奇迹。”记者:“那你们做的决策是不是错了?为什么说没人活着又发现呢?”发言人:“我只能说,它就是发生了。”

7月25日 8:30,《东方卫视》24日7点11分的新闻连线,据现场记者丁桃介绍:“截至当时伤亡人数203人,死亡人数63人…”字幕却显示32人死亡。直到24日晚22点,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通报7?23事故死亡人数为35人

7月25日 9:30,“35”一个神奇的数字。动车相撞35人死亡,河南平顶山矿难35人死亡;重庆暴雨造成35人死亡;云南遭大雨袭击全省35人死亡。知道为什么死亡人数控制在36人以内吗?超过36人,市委书记这个级别的要撤职,所以一开始发生,就注定了死亡人数不会超过36

7月25日 9:50,一个在医院上班的哥说,其实到今天早上凌晨就已经死了100多了,抬出来的都是死人。只不过到医院走了一遭,算抢救无效,不算立即死亡。媒体被要求隐瞒了数据只说30多。。。。。。。。真是用心良苦。。。

7月25日 15:45,凌晨4点宣布已无生命迹象,14个小时后又救出小孩儿,其间发生的事情有:碾碎掉落的车厢,内部协调,拟于 下午6点通车……我相信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尽力救人。

7月25日 17:40,到底伤亡多少人:看下香港党报报导吧! 共6节车厢满员600人掉到30米高桥底下。桥上车厢里有多少人伤亡先不算,桥下已知活着的为210多人,而新华社报的 亡者 为35人。照新华社数据,那么,600(总)-210(伤)-35(亡)=355人,这355人 去 哪了?

7月25日 21:27,@编剧周力军新浪认证:请大家记住这些图,记住这张脸。先是铁三局说没有掩埋列车,挖坑是为了方便作业。后来这位发言人笑嘻嘻地说,确实掩埋了机车,但那是为了垫脚!MD!你家这是盖房子挖地基呀!把车体、尸体、个人物品、证件、钱财,还有血都当基桩打下去呀!以为这样你们就稳当了吗?!我本不善粗口,但真是忍不住!MMD!

7月25日 21:39,杨峰在现场透露了多个细节:24号凌晨他一点就到达了温州南站,但由于种种阻饶,2点半才到达出事车厢,当时现场已经停止救援,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生命迹象。他的妻子和母亲是24号下午才被挖土机挖出来的,妻子已经没有了脸部,他流着泪问:这是动车撞的还是被挖的?

7月25日 22:18,温州微新闻:#默哀现场直播#动车事故最新爆料!!当晚政府去营救的都是D301的。D3115的16节车厢近百人几乎全都死光!!!没有人去救他们!!!直到第二天下午用铲车车直接去铲的!!!这就是我们国家对待生命的方式吗?政府人员到现在都不露面!现场人越聚越多了!

7月25日 22:50,@新民周刊杨江:杨先生此次事故失去四名亲人:妻子,岳母,大姨子及三岁外甥女,其妻怀孕七个月,所以也可以说失去了五个亲人!他身穿孝衣邀铁道部官员一起参观他因野蛮铲车导致尸体残缺,头部不齐的亲人遗体,该官员连连后退:我给你鞠躬,对不起!

7月25日 22:53,@公民微报:求真相再次发!据报:保险公司收到医院的死亡人数是179个,新闻报道死亡人数不到40人。

7月25日 22:55,网易微博@龚伟杰:保险公司朋友告诉我,现在核实死亡216人 还没有核实的。

7月26日 8:30, @truth_cn这样都被兲朝狗官想得出: 中新浙江网7月25日电(记者 赵晔娇)有消息称,“温州事故原因有新进展:铁路调度程序员出现BUG(故障)是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警方已经拘留了两名无证程序员。上海大火是无证电焊工,这次是无证程序员。

7月26日 8:37,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翔宇: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说:“雷击造成设备故障。”而全国雷电防护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关像石却说:“我只有两句话好说!第一句,此次事故绝对是人祸!第二句,我对政府的善后工作很失望!”

7月26日 14:04,家属看到领导来了,非常气愤,起冲突了,砸了水瓶。

7月26日 14:21,记者不让他们走,家属在质问,家属和领导发生激烈冲突。“我妹妹还有半个头在里面!!!!”汤先生声斯力捷的喊!!!!!

7月26日14:36,汤先生给专家跪下了,但是他们动用警力把记者强行拉住。汤先生已经哭的不行了,央视的记者大骂铁道部的人是狗!!!

7月26日 14:44,这就是所谓的专家,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我与他们一同身为人类感到可耻。

7月26日 15:10,一听到是省内某城市的记者来采访,家属直接拒绝回答,“跟你们说他妈屁用,又不能播”。

7月26日 15:37,家属不知又被带往何处,刚才有人向他们保证切割前会通知他们,你们信吗?

7月26日 16:02,遇难者家属陈峰在事故中失去了五位亲人,其中包括他怀孕7个月的妻子。面对镜头,他对救援工作提出质疑

7月26日 15:01,浙江省委书记大人实在很忙!!当年杭州地铁塌陷,他在海外访问;前两天三桥垮塌,他在海外访问;温州动车追尾,他也在海外访问。

7月26日 15:30,一个强盛的国家,开放枪支都不会被颠覆;一个虚弱的政体,买菜刀都需要实名;一个人性的国家,总统会逐一念出遇难者的名字致以哀悼,一个冰冷的政府,遇难人数从来都是高度机密要被隐瞒;一个自由的国家,记者可以将内阁大臣追问到满头大汗,一个禁锢的体制,官员则告诉记者,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信。

7月26日 15:30,上海铁路局局长、党委书记、副局长三人就地免职之后,铁道部总调度长安路生调任上海铁路局局长。安路生,2006年任总调度长,2008年因胶济铁路4.28重大事故免职,之后出任成都铁路局局长,2009年调任上海铁路局局长,2010年重新出任铁道部总调度长。这算什么???

7月26日 12:25,今天《人民日报》头版:“党的恩情比天高”。
不知道哪里有痰盂,我想。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先生你好,您的大女儿王晓英是铁道部财务局主任,大女婿李阁奎是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二女儿王晓霞是北京市计生局处长,二女婿郭亮是北京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小儿子王晓飞是铁道部质检科科长,儿媳张宁是市妇联主任,孙子北京市实验小学副班长王小帅,我所了解的这些情况都没错吧?

PHP SSH2

function exec($cfg)
{
$conn = ssh2_connect($cfg[‘fip’], C(‘SSH_PORT’));
if (!$conn) return “cannot connect to server {$cfg}:”.C(‘SSH_PORT’);

$auth = ssh2_auth_password($conn, $cfg[‘flogin’], $cfg[‘floginpwd’]);
if (!$auth) return “auth failed”;

$stdout_stream = ssh2_exec($conn, C(‘REALTIME_CMD’));
//$stdio_stream = ssh2_shell($conn);

$stderr_stream = ssh2_fetch_stream($stdout_stream, SSH2_STREAM_STDERR);

stream_set_blocking($stderr_stream, true);
stream_set_blocking($stdout_stream, true);

$out = “”;
while($line = fgets($stdout_stream)) { flush(); $out .= $line;}

$err = “”;
while($line = fgets($err_stream)) { flush(); $err .= $line; }

fclose($stdout_stream);
fclose($stderr_stream);

return array($out, $err);
}
php_ssh2.dll

取服务器时间的最佳实践

很多场景中,我们都需要拿到服务器的时间,一般的实现方式是写个CGI,把服务器时间吐出来。但CGI容易带来安全或性能的问题。
这里的例子,使用HEAD请求,解析HTTP HEADER中的时间,从而达到同样目的。

var xhr=null;
try{xhr=new XMLHttpRequest();}catch(e){try{xhr=new ActiveXObject(“Msxml2.XMLHTTP”);}catch(e){try {xhr=new ActiveXObject(“Microsoft.XMLHTTP”);}catch (e){xhr=null;} } };
xhr.open(“HEAD”, window.location.href, false);
xhr.send(null);
var t = parseInt(new Date(Date.parse(xhr.getResponseHeader(“Date”))).getTime() / 1000);